相关文章

深圳政协调查城市公共安全:“新建地下管道有一大半是豆腐渣工程”

   7月30日下午2点左右,暴雨突至,春风路路口,行人在积水的路面上骑车。 南都记者 刘有志 摄

政协委员调查城市公共安全发现的问题触目惊心

市水务局回应全市排水管网建设标准要统一

121公里新建排水管网2/3有问题,10000多台超15年且“老旧电梯”仍在用,政协委员调查城市公共安全发现的问题触目惊心。深圳市政协昨日透露各个政府部门对反馈问题的跟进进展,全市排水管网建设标准要统一,今年拟实施污水管网建设通用技术要求;对于电梯使用单位也要安全评估,若评估存隐患,物业部门就可启动维修基金。

地下管道

新建排水管网2/3存在问题

在调查城市公共安全及专题协商会上,地下管道建设、城中村安全、高层楼宇电梯安全等成为政协委员们关注焦点。深圳市政协昨日透露对于城市公共安全各个政府部门跟进的进展,市水务局等有关部门安排的城市公共安全下一步举措。

在提到地下管道的建设时,市政协委员李毅提到,经过管道内窥技术检测,在121公里的新建排水管网工程建设竣工验收过程中(统计截止时间2015年12月31日),市水务局发现,仅有1/3左右的工程未发现重大问题,做简单修复或整改后可正常移交;有1/3左右的工程因检测出来的问题严重、数量多,施工单位无法彻底修复或整改,最终只能是建设方出面协调,现状移交;还有1/3左右的工程由于各种原因现场无法正常检测,管网也就无法移交或是拖着不交。

李毅认为,换言之,撇开存量管网问题不谈,在最近几年里深圳政府建设的“城市良心”有一大半是彻头彻尾的豆腐渣工程,根本无法正常竣工验收;政府投入大量经费建设的下水道工程,本应成为“城市的良心”,却沦为破坏城市公共安全的犯罪活动。

管材选购、施工监理

都存在严重问题

李毅展示的图片显示,采用管道内窥检测技术发现的各种施工质量问题包括管道衔接问题(错口、脱节、接口材料脱落)、管道破损问题(破裂、渗漏支管暗接、异物穿入)、管道标高问题(起伏、变形)、管道功能性问题(沉积、障碍物、残墙)等一系列重大结构性问题。与此同时,在管材选购、施工监理方面,也存在着严重问题。

深圳治水提质工程质量第二期飞行检测结查的通报中,就有个别项目的监理人员在业主抽检、监督抽检时,不能如实反映现场管材的使用情况,以现场无管材或存量管材是废弃料等借口规避抽检。

“这是管理模式的粗放和管理手段的落后。在整个管网建设过程中,业主方只有节点管理安排,没有全过程管理要求。对应于节点管理的是依靠传统的纸质信息记录手段和工具。”李毅认为,在工程经过层层分包后,到最终承建方的建设经费已大打折扣,导致偷工减料成为隐蔽工程建设的常态现象。而过程管理缺位则导致业主难以了解、控制整个建设进程,等到验收发现问题时,已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如果管网建设中的粗放管理现状不能得到改变,可以想见,触目惊心的地下破坏现象,在未来几年的4260公里污水管网建设中,也将难以避免。”

水务局回应:

要统一全市排水管网建设标准

李毅建议全面提升深圳管网建设精细化管理水平,还要建立自招标阶段开始的工程建设人员详细信息等级追踪机制,全过程核对管网项目承建单位工程建设人员信息,并向社会公开信息,接受公众监督,杜绝违规的层层转包现象,要看看中标人是不是建设者。另外要引入社会监督机制,让市民了解其居住区域管网建设工程详细信息,对人为工程质量问题进行严格追责。

市水务局介绍,相当一部分地陷是由污水管质量引起的。“深圳要统一全市排水管网建设标准,现在做一个深圳市污水管网建设通用技术要求,已在征求意见,今年可以颁布。”

市水务局介绍,一是加强施工质量管理,对全过程,包括前期设计、主材选择、材料进场、管道技术、隐蔽试验等各个环节都要进行技术监管。到目前为止,市水务部门对120批管道、管材,122公里管道进行飞行检测,发现问题也通知到各区整改。

针对工程建设不良行为,市水务局介绍,正在制定一个工程转包违法分包违法行为认定标准。按水利建设市场信用评价管理办法,对出租借用资质证书、转包、违法分包等企业实行一票否决,取消5年内在深圳水务工程投标。

为规范水务市场经营行为,严格进行市场准入管理,市水务局正在起草建设主体市场管理暂行办法,对排水管网等良好行为、不良好行为履约情况进行总体评价。深圳未来5年有4260公里管道建设,不能在里面对城市增加新的隐患、新的定时炸弹。

老旧电梯

一亿元更新改造资金要用在刀刃上

市政协委员王丽娜提到,目前深圳有10000多台投入使用时间超过15年且仍然在用的“老旧电梯”,若按此规定,这批老旧电梯绝大部分也应该属于高层楼宇电梯。而深圳今年给有关部门一个亿用于老旧电梯更新改造,如果按绩效考核,有关部门今年就必须把这一亿元用完。

“但由于杠杆资金必须要配套投入,而小区必须通过业主大会同意方可动用本体维修金,不足部分还得由业主摊分费用,不确定因素很多,所以有关部门不一定能按时把这一个亿用完,就会出现两难境地。”王丽娜建议,能否设立资金池,就不用担心水龙头太大,水源越多越好,可以集中力量推开排水阀,只要业主大会同意,配套资金到位就可以开闸放水,把财政资金用在刀刃上。

另外,王丽娜建议,是否可以采取单栋电梯使用维修金由该栋业主表决三分之二通过使用的方式,“虽然这些条例都没有规定,但因高层电梯的特殊性,建议政府有关部门可以在法律范围内做具有可操作性的解释、细则或政府令。”

市场监管委回应:评估存隐患,物业部门就可启动维修基金

对此,深圳市场监管委介绍,深圳共有电梯使用单位3.2万家,电梯13.5万余部,在全国大中城市排第三,超过香港,现在以每年9000台数量递增,“今年要推动修改深圳经济特区特种设备条例的立法工作,现在正在做电梯使用单位的安全评估,如果是能够拿到评估指标认为电梯不安全、有隐患,物业部门就应该可以启动维修基金,就不是说非得要多少人举手表决通过。”市场监管委还透露,下一步想用特种安全设备检测中心和电梯96333应急处置平台建立公众聚集场所电梯装设远程的监测系统,在人员密集场所、大商场,一旦发现问题后可以提早监测。

城中村公共安全

城市更新应充分考虑公共安全因素

对城中村公共安全,市政协委员杨辉非常关注。他提到,城中村的安全隐患之一是私拉乱拉电线。另外,燃气瓶在城中村密布。

另外,老旧小区危破房存在安全隐患。市政协委员方曼荻建议,对现状容积率不高的城中村采用城市更新进行拆除重建,推动审批,消除城中村的各种安全隐患,统筹产业升级,完善市政交通设施,为市民提供安全可靠的宜居场所。

“要求补偿安置协议签订100%的政策,导致现在老旧住宅区项目很难推进,如罗湖的木头龙和金钻豪园,历时7—8年仍无法完成100%签约。”方曼荻建议市里制定城市更新政策过程中充分考虑公共安全因素及现实情况,在城市更新法规体系里明确政府主导原则,可对存在成片D级危房的旧住宅区采用类似棚改的政策先行试点,改造后住宅区除回迁房外只建政府保障房和相关公共配套设施。

对此,市规土委表示,城中村改造一是要加大确权,二是要纳入管理。确权了也就确认了主体,也就有安全监管的责任主体。而城中村一定要纳入政府管理体系,不仅仅是物业管理,还有社会管理、治安管理。

本版采写:南都记者 张小玲